一周七日的神经质

并不同

如何能给所有的悲惶命名

小鼠在空箱

我得到释放

谁又在看着我?

或我默认被圈起

其实是自缚而已

那是空洞的我行走 映出大地

可惜与你 你 你的大地 并无交集

一瞬并行 又是虚假的吗?

又是分裂的其中一个吗?

或者只是拙劣的其一角色

停留 停留 在一点 一刻

不必再浸于浮起的颜色

浸身便会窒息

呼吸也会过氧

为何身体还能好好地保存着呢

意识如此可怜

也许它期待着腐烂

悬灭与悬欠无差别


一 二 三 

我在起点和终点失忆了

评论